頻道

新聞內容

四川綿陽“地下王國”覆滅記
新華網 康錦謙 2020-11-25 10:10

公安機關抓捕楊順昌(戴頭套者)現場(資料照片)。新華社發(綿陽市公安局供圖)

  西裝革履、白淨斯文,楊順昌表面上是成功的企業家,暗地裏卻是作惡多端的“楊三哥”。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開展後,專案組追尋蛛絲馬跡、不斷深挖積案,一舉打掉這一作惡多端的“地下王國”。

  從“小混混”到“楊三哥”

  上個世紀80年代,不滿20歲的楊順昌混跡於綿陽街頭。他有一門“獨門口技”,能用嘴模仿車爆胎的聲音。他常常蹲守路邊,在車經過時模仿爆胎的聲音,待司機下車查看時,其同夥趁機從車上偷盜財物。

  後來,楊順昌從“小偷小盜”發展到從事敲詐勒索等違法犯罪活動,逐漸形成以其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。

  2011年,為進入某地施工,楊順昌組織300餘名社會閒雜人員持木棒等兇器強行進場,毆打村民。轄區公安機關趕到現場後,多名公安民警也遭暴力毆打。事後,兇手竟然逃過了法律追究,社會影響極其惡劣。此後,“我是楊三哥”,成了楊順昌的“通行證”。

  在公安機關專案組展開調查之時,因為懼怕,許多受害人、知情人均不願作證,甚至不願意透露案情,導致專案組前期調查工作十分艱難。

  短視頻發現破案突破口

  “人死了,有人頂。”2015年,楊順昌指揮手下毆打受害人時如此叫囂,致受害人滿身是血昏迷在現場一度無人救治。該案立案後曾久偵不破,專案組決定,從這起案件“突破”。

  重啓調查後,專案組發現當年收集的證據大部分已丟失,相關證人和知情人紛紛外出,甚至連受害者本人在面對辦案民警詢問時也三緘其口,偵查工作陷入困境。

  終於,辦案民警在一段模糊不清且僅有10餘秒的視頻裏,發現了有人“頂包”維護楊順昌的關鍵證據:受害人在茶樓裏就受了重傷,但前來投案的打手則是此後才加入毆打隊伍的,“頂包”者説不清“時間差”內受害人受傷的具體過程。

  順藤摸瓜,民警查明瞭楊順昌的犯罪事實,並一連破獲楊順昌等人為掩飾隱瞞案情、妄想逃避打擊而實施的妨害作證、包庇、窩藏等系列衍生案件。

  該案成為專案組瓦解楊順昌“犯罪帝國”的標誌性案件之一,此後辦案人員又付出大量艱辛努力,坐實了楊順昌團伙其他大量犯罪事實。

  揪“內鬼”,打破涉黑“保護傘”

  “我知道你,我也知道你在辦我的案子。”

  當民警李華(化名)第一次走進審訊室,楊順昌的這句話讓他詫異和警惕。李華判斷他背後有“人”。辦案過程中,專案組成員不僅感到多處受阻,還發現有人被跟蹤。

  隨着紀檢監察機關介入,“內鬼”逐漸浮出水面。經查,該專案領導,原綿陽市公安局刑偵支隊政委王萬濤,與楊順昌的關係“很不一般”。

  為了不泄露工作機密,那段時間李華經常與紀檢監察同志祕密約定地方,交換案件進展情況。同時,王萬濤也在有意無意間,刺探案件偵查情況。

  經過10個月的摸排,有關部門終於掌握足夠證據,對王萬濤實施了留置措施。“保護傘”被打掉後,楊順昌的心理防線開始崩潰,從“零口供”轉變為配合辦案人員工作。

  經審判,楊順昌犯組織、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多項罪名,數罪併罰,被判處25年有期徒刑、剝奪政治權利3年、沒收個人全部財產。

  楊順昌的落網在當地引起巨大反響。正義的迴歸,彰顯了中央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堅定決心與力量。

  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開展以來,一批為惡多年的黑惡勢力被連根拔起。截至今年10月底,四川省依法打掉涉黑組織124個,涉惡集團和團伙1269個;破獲涉黑涉惡刑事案件9893件,偵破歷年積案411件,全省社會治安形勢持續向好。

  • 海南在線微信號
    微信
  • 海南週末去哪兒
    微信
  • 走讀海南微信號
    微信
查看更多評論>>

【集運4px】
·在發佈信息時,請您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、法規,並尊重網上道德;
·因您的言論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由您個人承擔;
·管理人員有權根據欄目需要對留言內容進行刪改。